切换到宽版
  • 28429阅读
  • 0回复

[庐陵名人]吉安的故人——刘辰翁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小鱼

粉丝:13关注:12

+关注TA TA的微博

 

发帖
9281
鱼币
9754
威望
9608
贡献值
0

分享到: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鱼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吉安小鱼。
 已有账号?点击登录
关闭

  

  刘辰翁

  冬日。凭窗,独自守着夜,雨潇潇,我分明以为,那是一位宋末遗民的吟哦,道是:“不觉新凉似水,相思两鬓如霜。梦从海底跨枯桑,阅尽银河风浪。”

  久违,刘辰翁。尽管700多年的日子已然化为时间长河里的浪花,你那“我亦每饭不忘君”的情怀,依旧是赣鄱大地上最芬芳的稻穗。也许,吉安县梅塘乡那座叫小灌的村庄不一定记住了你这位先贤;也许,当下文学批评工作者在尴尬的峡谷里渴望突围时,不一定能够怀念你这位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文学评点大师,但,这又何妨?一部《须溪先生全集》,足矣。

  翻开《宋史》,无刘辰翁之传,据说是由于官位不显。人间正道是沧桑,透过岁月尘埃,先生的光辉愈见通亮。宋理宗景定三年(公元1262年),30岁的刘辰翁廷试对策,以“济邸无后可恸,忠良戕害可伤,风节不竟可怜”之言忤逆权臣贾似道,被置进士丙等,其耿直之名由此大噪。启幕,便埋下危机重重,并非是青年意气作秀,而是性格使然。幼年丧父、家贫力学的刘辰翁,其内心世界里从来都奔腾着一条热血河流,他注定无法富贵,却必然“气节词里留香”。

  刘辰翁很快认识到了自己的“短处”,在临安的板凳尚未坐热,即急流勇退,以母亲垂老为由,请为濂溪书院山长,到赣南这方热土上当教书匠去。不过,埋头学问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,一代名臣江万里邀刘辰翁赴闽入福建转运司幕。与江万里的相知,是刘辰翁生命里的璀璨章节,二人结下深厚的师生之谊,这对于刘辰翁形成“想故国,高台月明”的爱国情结至关重要。之后的几年间,他在临安府教授、中书省架阁库之类不起眼的位置上蹉跎厮混,终究了无生趣,待宋王朝寿终正寝,干脆卷铺盖回乡隐居,再不涉足仕途。

  那么,做一个白衣秀士,学如陶令,在故园的桃红柳绿中寂然老去。

  诗词,自然是永远的伴侣。貌似在山水间纵情,实则在苦苦寻觅心灵的出口。无力回天,但道一句“臣再拜,泪如雨”的勇气还是有的。乱世飘萍,一介文弱书生,除了以血泪文字作武器,一泄亡国之痛外,又有何种良方?致命的疼痛,充斥于《忆秦娥》全篇:“烧灯节,朝京道上风和雪。风和雪,江山如旧,朝京人绝。百年短短兴亡别,与君犹对当时月。当时月,照人烛泪,照人梅髮。”刘辰翁孤独地行走在庐陵大地上,仿佛一弯瘦月,看尽天涯苍茫。

  大约在德祐元年(公元1275年),居庐陵山中的刘辰翁开始批点前人诗文。《养事故斋集》卷九《刻长吉诗序》如是记载:“盖乙亥辟地山中,无以纾思寄怀,始有意留眼目,开后来,自长吉而及诸家。”由鬼才李贺入手,刘辰翁发出了文坛批评之先声。

  一发而不可收。绵绵家国情化为文学批判世界里的黄河之水。笔如激越的鼓点,《班马异同评》三十五卷、《校点韦苏州集》十卷、《批点孟浩然集》三卷、《批点选注杜工部》二十二卷、《评点唐王丞集》六卷等等,则是那慷慨效力疆场的战士。刘辰翁制造了一个文字的世外桃源。

  那是历史的另一面。那是中国文化的一种幸运。

  一边做着学问,一边怀想故人,这就是真实的刘辰翁。他时刻不能忘怀在文天祥帐下共谋复国大业的情景,他时刻不能忘怀恩师江万里举家投水殉国的悲壮往事。血如海涛,席卷灵魂。终于,1279年,他启程了,赶赴都昌谋葬江万里事,滞留数月,建归来庵,并作《归来庵记》,把江万里比作屈原。浩浩荡荡鄱阳湖,便是祭奠英雄的泪。

  故国、故都、故人、故土,让刘辰翁念了一生,飘零独在爱恨中。

  大德元年(公元1297年)正月上元节,先生作《宝鼎现》一词不久,溘然辞世,遂成绝笔。那是对汴京旧都的最后一次深情回望:“红妆春骑,踏月影、竿旗穿市。望不尽楼台歌舞,习习香尘莲步底。箫声断,约彩鸾归去,未怕金吾呵醉。甚辇路喧阗且止,听得念奴歌起。”

  或许,从此与山河一体,只在“天上人间梦里”。

  来源:江西日报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